日暮悠長

【茨酒】余生琐碎(一)琉璃珠

我实在太懒惰了,自从老铃铛写完就没有持续同步微博的文章。

最近会开始补的(不然越积越多真的找死)

这个是和 @从何而起 年年一起想的段子。前后文/图

条漫:

有些东西总是不自知

理毛

每日例行的猜拳大赛

后文:

琉璃珠番外

lofter非得要给一个名字所以我就随便取了,以后游戏设定的(老夫老夫)日常都是这个系列+编号吧,不是连续性的意思。






酒吞被窸窣的声音吵醒的时候,日头刚过天顶,冬日的阳光照在缘侧上,温暖,却不炫目。

山蛙和锅妖上的两小妖,正凑在一起端详小兔子手中的什么东西,七嘴八舌地讨论著,陡然见把鬼王大人给吵醒了,多少有点惊惧。

「叽叽喳喳地,看什么呢?」好梦被扰,难得鬼王大人今日还能平心静气,关心小妖怪的日常活动。

察觉鬼王似乎没甚么不悅的意思,小兔子眨著眼睛露出笑脸,忙不迭把手上的东西亮出来:「酒吞大人看!是一只流苏耳坠,还有亮晶晶的琉璃珠!也不知道是哪位大人把这么漂亮的东西遗落在地上了。」

「是本大爷的,刚才睡得迷糊,一不小心掉了。」酒吞曲伸两回五指,松了松手,把捧在山兔手里的耳坠勾回来。

「咦?」山兔偏过头瞧,却未在鬼王大人的耳垂上看到它的伴儿。

也是,鬼王大人向来是不喜欢在耳朵上掛那些垂垂吊吊的东西的。

「另一只呢……?」小兔子四下查看,却没在地上见到其他亮晶晶的事物。

「別找了,另一只不在这儿。」酒吞边说着,边抖了抖流苏,伸出指尖利的指甲把穗子一须一须理顺了,又拎起耳坠,对着日光端详。

唔?那么鬼王大人又为何会收著这只耳坠呢?

琉璃珠折射日光,在鬼王脸上泼开一汪缭乱璀璨,斑斓的光影中,鬼王大人像是难以承受那炫目的光线,闭上了眼睛,勾起嘴角笑了。

是想起了什么好事情吧,小山兔直觉鬼王大人此刻似乎相当愉悅。

只是下一刻,鬼王脸上的笑意陡然歛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微妙的喜怒参半的表情。小妖怪正摸不著头脑,酒吞已经迅速地站起身。

「大人……」不知道这是哪里惹著了鬼王,小兔妖有些紧张地望酒吞离开的背影叫唤。

大概是察觉自己过於突兀了,酒吞停下脚步回头对两小妖摆摆手。

「没事儿,去玩吧。」




回到臥间,酒吞已经恢复慵懒的样子,刚才的失态似乎没发生过。

地上的被褥已经被小纸人式神整理一空,一边箱笼上摊出来的东西则遵照酒吞的习惯,只是收拾整齐摆在原地。

拉开箱笼的小门,把旁边一卷一卷的各色饰带都收进小抽屉,又去挪箱壁上吊著的各色饰品,腾出位置把手上的耳坠掛上去,然后关上小门,把箱笼拎回壁龛上归位。

回身又理了理吊架上垂掛的衣物算完,酒吞拍了几下手,慢慢地伸了个懒腰。

动静之间,熟悉的气味悠悠然窜进鼻尖。

某个大妖怪身上的木角余香,居然到这会儿还没散光。

大概又想起什么事情,耳尖轻微地泛红,不过这次酒吞并未如刚才那样变脸,只是低下头,哼哼两声撇了嘴角。

也不知道是嫌弃呢,还是笑着呢。




一早被轻微的蹭动扰醒的时候,酒吞还在宿醉当中。

晕眩感在意识回归的瞬间湧上来,分明在抗议还不是醒的时候。

「唔……噁……」

即便只是意味不明的声音,身边的动静立即消失了,臥间一下全然无声,惟剩酒吞不稳的呼吸。

只是这样刻意的安静,本大爷才更没法儿睡回去好吗,傻子。

於是张开眼睛的时候,多少是有些恼怒的。

「挚友,吾把你吵醒了?」茨木的笑脸近在咫尺。

作为枕垫的手臂刚从颈下抽离一节,被褥都还没掀,茨木半撑着肘,也不管被扯松了的寝卷领口狼狈地歪敞著,露出大半健硕的胸膛,热切又专注地望着他。

被窝里一团热气,把大妖怪凌厉的眼神薰成笑意,日光筛过障子门,跌进茨木的金瞳里,撞散成轻巧跃动着的碎光。

喂,说过多少次了,应该为吵醒本大爷而表示歉意的时候,表情不能这么欣喜啊!

即便腹诽,晕眩感和恼怒却自顾自地退潮了,只剩刚醒的迷茫。酒吞松了口气,伸手把枕边人拐回原处,问话的嗓音低沉:「去哪里。」

「今日吾也得应晴明那厮的召唤出阵。」茨木的声音听起来老大不情愿,搂着酒吞的大掌留恋地描绘背脊上流畅紧俏的线条。

「喔。」一阵停顿,本来环著茨木的手翻掌一推:「那去吧。」

下一秒,被推走的身躯挤回原位,酒吞被大手塞进怀抱里,鼻尖正撞在不久前才欣赏过的胸膛上,暗哼了一声。

「挚友今天不管吾吗?……那吾穿什么?」酒吞感觉得到茨木正埋头在他头顶嗅著,或许因为这样,声音黏糊糊、软呼呼的。

嘛,要是让他自理,肯定是将浴衣羽织随便一罩就出门,战甲懒得披褂、搞不好连袴也不系了。虽然谅谁也伤不了他,总归是太单薄了些……再说吧,那套枫染秋色的浴衣虽然样式不错,可那不是他们出门逛街时才穿的嘛……唔……说到逛街,昨天发现的小玩意儿也该拿出来试试……

脑子里还转著各种思绪,喉咙里已经先发出了嗯的声音。

茨木显然是高兴了,搂着酒吞就是一阵蹭,迭声说着「果然还是挚友对吾好」、「果然挚友舍不得吾」云云。

酒吞心里正琢磨著茨木的著装大计,压根儿没把茨木说什么听进耳里,茨木乐得把他常被打断的肉麻小话全叨叨出来,直唸到酒吞计较停当回过神,这才乖乖跟著起身。



真是起身了,酒吞倒没再有什么下床气,鬼王忙活起来,到底是有不一般的执行力的。

草草扯了自己的寝卷,取过皎白的繻绊和小衣,一件件依次给茨木罩上,一边动作,一边閒话:「晴明最近在忙什么?」

「似乎是过一阵子要和其他阴阳师比试吧,最近急需术法和装备的材料,还要锻鍊小妖。」茨木并不是很留心的样子,倒是在酒吞团著手臂环住他给系袴的时候,频频打岔,成功地偷了几口香。

颊上被啃的地方微微发烫,酒吞脸色有点掛不住,白了茨木一眼,低头试着扯了扯茨木袴上的结,不冷不热地哼声:「白天出去到晚上才回,他是把你当马还是牛用?怎么不让玉藻前上?」

茨木配合地举起手臂让酒吞检查衣物:「变阵来变阵去,还不是浪费时间,不如吾一路到底,还能快些回来见挚友。」

挚友系的衣裳,自然是松紧高低无不称意。茨木欣喜的挥挥手臂踢踢脚,活络活络筋骨。

肩膀关节不意间咯喽一声,茨木微挑起眉,伸手在右肩上揉了两下。

一旁选好战甲的酒吞转过头来,瞥见这小动作,当即把手上的铠甲掛回架上。

「痠么?究竟是出阵了几场?」快步走过来,五指拢上茨木的肩膀施力按著,酒吞的手和茨木的独掌比起来自然是小巫见大巫,但要抓紧筋肉盘结的肩头按压舒缓,还是可以的。

指腹用力的时候,指甲自然掐入肌肉,是有那么点钻心疼,但是茨木喜欢那种半是酥软半是刺痛的感受,特別若是施为的是酒吞……

「吾也不记得了……」本来就未曾数算,此时心猿意马,更不可能想得清楚了。

「那要不就不披战甲了吧,休息一天。」酒吞的语气不免有些懊恼。这家伙在他面前总是精力充沛的样子,一时竟忘了他那断臂得撑起胸挡、还得扛着肩甲,一日反覆又反覆地活动下来,应该特別容易疲倦……

茨木自己却表示反对:「吾没事。挚友不是已经选好了?」

「哼,偏偏挑今天喜欢上披掛这些?想当初刚见你的时候,不是成天穿得破破烂烂,满山野的追着本大爷跑?」酒吞斜眼睨他,也不知道是还在恼怒,抑或只是单纯的调侃。

「挚友喜欢,吾自然也喜欢。」茨木挺坦然。要他自己说,他是不在乎穿什么的,但挚友喜欢他穿得齐整,还喜欢倒饬他,那他自然不能错失这讨挚友欢心的机会。

酒吞哼声。

得,曲意逢迎还能说得如此大方,也就独这家伙了,敢情刚才厮磨撒娇不独是给他自身谋福利,还是逗自己开心了。

茨木振振有词:「再说,挚友相貌俊美、众妖倾倒,威震天下,远近闻名,吾自然不能给挚友跌份,挚友……」

「行了吧,每天啰嗦你不烦啊……」这回倒是把情话听进耳里了,酒吞凑上前,果断用嘴堵住茨木没完没了的尾音。

已经反覆验证过,茨木童子的长篇大论示爱之术,只有这唯一解,反正双眼一闭就当啥也不知道,酒吞反应得毫不犹豫。

果然效率解决茨木的喋喋不休,茨木笑得餍足而明亮,酒吞白了他一眼,撇过头清清喉咙,到底还是把这茬揭过了。

反正他也确实是喜欢收拾茨木。知道他不需要衣装增色是一回事,想教世人见识到自己的人是如何丰姿俊秀,那是另一回事,两不冲突。

「那好吧,晚上回来可別借机喊累耍赖。」




虽是放了狠话,到底是格外自壁龛里取出一方布巾,叠成适当大小,贴身垫在繻拌里头,另取纱布长条来把布巾绑在肩上,固定稳当,才把铠甲一一掛上系好。

如此补强,本来整理好的上半身衣物又得扯下重穿,茨木敞著手臂,像个人偶一样定著任酒吞前后忙活,一脸惬意。

至於阴阳师昨晚叮咛的出门时刻,那当然是暂不在考虑之列。

一头蓬松的长毛被高高束起,茨木记着酒吞的偏好,乖觉地变换发色以做搭配。

火焰一样的红色,衬得白底镶金的战甲格外英武,酒吞退后两步看看,脸上表情显然是相当满意。

战甲穿好,不过完成了一半,壁龛里取出的箱笼打开,鲛珠做的耳钉、千重织面的饰带、繁复的盘结流苏穗,琳瑯满目。

酒吞歪坐在箱笼前挑挑拣拣,茨木也不去打搅,只是贪婪地望着那背影。

箱笼里的珍宝部分是各方小妖进献,大多却还是二妖一起在街上閒晃时,酒吞搜刮来的。众妖皆知大江山鬼王好酒,却没有几个晓得,酒吞还喜欢稀奇的小玩意儿。鬼王惯见奇珍,识货的眼力非同一般,偏偏他对价值连城的古玩刀剑不置一哂,却喜欢一眼在尘世中鉴出精巧有趣的小东西,要是哪一次真发现了好货,整日都能心情愉悅。

想起酒吞淘到宝贝时毫无阴霾的餍足笑容,茨木胸口一阵热流四窜。

这里茨木神思远飏,那里酒吞已经掛了一手饰物过来,一样一样给茨木佩上。

角梢缠带、耳尖掛钉,荡著丰润穗子的盘结也在胸甲上扣好了,酒吞手里就剩一对流苏琉璃珠耳坠。那耳坠看着眼生,茨木唔了一声,表示疑问。

酒吞把耳坠子拎到面前,示意茨木凑近了同看。

「昨天午后出门晃晃,在集市上发现的,你仔细看里头。」

琉璃珠中心有一块极小的空间,当中似乎有什么活物翻滚著,华彩溢光。

「本大爷曾经听说过这种细若微尘,身泛流光的小妖。不知道是何方工匠,錾珠时把它们封进去了,你看牠们在这里头自成一方天地,倒是合了那句一沙一世界的佛偈。」酒吞见茨木看着琉璃珠出神,开口解释。

茨木却不是在关注那在琉璃珠中自得其乐的小妖,他的视线早穿过小东西,落在酒吞脸上。

琉璃珠散发的五色流光,在酒吞紫色的眼瞳中婉转闪动,美不胜收,令人心荡神驰。

只当茨木是见著新奇东西看傻了,酒吞发笑,凑到他耳边替他穿上:「想着你戴应该挺好看,送给你了。」

茨木忽然偏过头,啃上酒吞的耳后。

露出尖利的犬齿轻啮一口,随即探出舌尖舔过咬啮的地方,既而爬上耳骨的轮廓,羽毛刷过般一扫,带走皮肤上悠长的酒香。

不饮自醉。

「呃……」不设防被来这一手,酒吞的耳廓一瞬间烧红了,从颈侧到背脊一阵麻痒窜过,手里剩的另一只耳坠差点没拿稳。

反射性地摀住耳朵,酒吞恼怒地吼:「找揍呢你!」

偏偏那边毫不畏惧,大掌攫住酒吞的腰际往里带,两具身躯转眼便紧贴在一起。

茨木的声音喑哑:「吾不想出门了。」

缠稳的间隙,酒吞也是心跳如鼓,连连喘气。

要说慾念未动是假,但要是现在什么也不管地胡天胡地下去,晴明那里等会儿肯定还会不依不饶地来找,兴头上被截断,岂不是更加扫兴……

天人交战一阵,终究还是把在胸膛上作乱的茨木给撕了下来。

不知何时已经坐倒在地上,酒吞扯著身上半落的寝卷,戳戳正暴躁著拱来拱去的脑袋:「后头还压着事情,怎么尽兴……」

茨木抬起头来盯着他,似乎在思忖酒吞话里的意思。

酒吞挑起嘴角,哼声一笑:「赶紧去把事情了了回来,本大爷在这儿等着。」

茨木的金瞳闪了一瞬,顿时燃起烈焰一般的战意,嗖地站起身,二步并一步夺门而出。

走廊上还能听到他哮叫著「挚友等着吾!」的声音,酒吞低下头看着手里的小玩意儿,不由失笑。

这急的,连另一边的耳坠都没掛上就冲出门了。

也罢,改天再说吧。

反正还有那么多个明日。





「出拳!」酒吞在他身后喊了一声,茨木脑子正放空呢,随意转过身,任大手有自己意识一样戳出三只指头,和酒吞的三只凑到一起。

「六啊……」酒吞点了点数,从箱笼里把一堆五彩的饰带全扯到地上,挑挑拣拣选齐了相应的数量,这才绕回来,给他绑头发。

看酒吞身前身后,左右探头,寻思怎么把他一头白毛分做六股好的样子,茨木又有点坐不住了。

偏偏挚友专心致志,把自己当成大玩具摆弄的的样子也甚是可爱,如此好时光究竟应该欣赏还是破坏,真是难以抉择,令人困扰。

寻思一会儿,茨木还是结论:最好日日都能这么困扰几回吧。

茨木那里天人交战,正好给了酒吞效率做事的空间。






酒吞被窸窣的声音吵醒的时候,日头刚过天顶,冬日的阳光照在缘侧上,温暖,却不炫目。

山蛙和锅妖上的两小妖,正凑在一起端详小兔子手中的什么东西,七嘴八舌地讨论著,陡然见把鬼王大人给吵醒了,多少有点惊惧。

「叽叽喳喳地,看什么呢?」好梦被扰,难得鬼王大人今日还能平心静气,关心小妖怪的日常活动。

察觉鬼王似乎没甚么不悅的意思,小兔子眨著眼睛露出笑脸,忙不迭把手上的东西亮出来:「酒吞大人看!是一只流苏耳坠,还有亮晶晶的琉璃珠!也不知道是哪位大人把这么漂亮的东西遗落在地上了。」

「是本大爷的,刚才睡得迷糊,一不小心掉了。」酒吞曲伸两回五指,松了松手,把捧在山兔手里的耳坠勾回来。

「咦?」山兔偏过头瞧,却未在鬼王大人的耳垂上看到它的伴儿。

也是,鬼王大人向来是不喜欢在耳朵上掛那些垂垂吊吊的东西的。

「另一只呢……?」小兔子四下查看,却没在地上见到其他亮晶晶的事物。

「別找了,另一只不在这儿。」酒吞边说着,边抖了抖流苏,伸出指尖利的指甲把穗子一须一须理顺了,又拎起耳坠,对着日光端详。

唔?那么鬼王大人又为何会收著这只耳坠呢?

琉璃珠折射日光,在鬼王脸上泼开一汪缭乱璀璨,斑斓的光影中,鬼王大人像是难以承受那炫目的光线,闭上了眼睛,勾起嘴角笑了。

是想起了什么好事情吧,小山兔直觉鬼王大人此刻似乎相当愉悅。

只是下一刻,鬼王脸上的笑意陡然歛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微妙的喜怒参半的表情。小妖怪正摸不著头脑,酒吞已经迅速地站起身。

「大人……」不知道这是哪里惹著了鬼王,小兔妖有些紧张地望酒吞离开的背影叫唤。

大概是察觉自己过於突兀了,酒吞停下脚步回头对两小妖摆摆手。

「没事儿,去玩吧。」




回到臥间,酒吞已经恢复慵懒的样子,刚才的失态似乎没发生过。

地上的被褥已经被小纸人式神整理一空,一边箱笼上摊出来的东西则遵照酒吞的习惯,只是收拾整齐摆在原地。

拉开箱笼的小门,把旁边一卷一卷的各色饰带都收进小抽屉,又去挪箱壁上吊著的各色饰品,腾出位置把手上的耳坠掛上去,然后关上小门,把箱笼拎回壁龛上归位。

回身又理了理吊架上垂掛的衣物算完,酒吞拍了几下手,慢慢地伸了个懒腰。

动静之间,熟悉的气味悠悠然窜进鼻尖。

某个大妖怪身上的木角余香,居然到这会儿还没散光。

大概又想起什么事情,耳尖轻微地泛红,不过这次酒吞并未如刚才那样变脸,只是低下头,哼哼两声撇了嘴角。

也不知道是嫌弃呢,还是笑着呢。




一早被轻微的蹭动扰醒的时候,酒吞还在宿醉当中。

晕眩感在意识回归的瞬间湧上来,分明在抗议还不是醒的时候。

「唔……噁……」

即便只是意味不明的声音,身边的动静立即消失了,臥间一下全然无声,惟剩酒吞不稳的呼吸。

只是这样刻意的安静,本大爷才更没法儿睡回去好吗,傻子。

於是张开眼睛的时候,多少是有些恼怒的。

「挚友,吾把你吵醒了?」茨木的笑脸近在咫尺。

作为枕垫的手臂刚从颈下抽离一节,被褥都还没掀,茨木半撑着肘,也不管被扯松了的寝卷领口狼狈地歪敞著,露出大半健硕的胸膛,热切又专注地望着他。

被窝里一团热气,把大妖怪凌厉的眼神薰成笑意,日光筛过障子门,跌进茨木的金瞳里,撞散成轻巧跃动着的碎光。

喂,说过多少次了,应该为吵醒本大爷而表示歉意的时候,表情不能这么欣喜啊!

即便腹诽,晕眩感和恼怒却自顾自地退潮了,只剩刚醒的迷茫。酒吞松了口气,伸手把枕边人拐回原处,问话的嗓音低沉:「去哪里。」

「今日吾也得应晴明那厮的召唤出阵。」茨木的声音听起来老大不情愿,搂着酒吞的大掌留恋地描绘背脊上流畅紧俏的线条。

「喔。」一阵停顿,本来环著茨木的手翻掌一推:「那去吧。」

下一秒,被推走的身躯挤回原位,酒吞被大手塞进怀抱里,鼻尖正撞在不久前才欣赏过的胸膛上,暗哼了一声。

「挚友今天不管吾吗?……那吾穿什么?」酒吞感觉得到茨木正埋头在他头顶嗅著,或许因为这样,声音黏糊糊、软呼呼的。

嘛,要是让他自理,肯定是将浴衣羽织随便一罩就出门,战甲懒得披褂、搞不好连袴也不系了。虽然谅谁也伤不了他,总归是太单薄了些……再说吧,那套枫染秋色的浴衣虽然样式不错,可那不是他们出门逛街时才穿的嘛……唔……说到逛街,昨天发现的小玩意儿也该拿出来试试……

脑子里还转著各种思绪,喉咙里已经先发出了嗯的声音。

茨木显然是高兴了,搂着酒吞就是一阵蹭,迭声说着「果然还是挚友对吾好」、「果然挚友舍不得吾」云云。

酒吞心里正琢磨著茨木的著装大计,压根儿没把茨木说什么听进耳里,茨木乐得把他常被打断的肉麻小话全叨叨出来,直唸到酒吞计较停当回过神,这才乖乖跟著起身。



真是起身了,酒吞倒没再有什么下床气,鬼王忙活起来,到底是有不一般的执行力的。

草草扯了自己的寝卷,取过皎白的繻绊和小衣,一件件依次给茨木罩上,一边动作,一边閒话:「晴明最近在忙什么?」

「似乎是过一阵子要和其他阴阳师比试吧,最近急需术法和装备的材料,还要锻鍊小妖。」茨木并不是很留心的样子,倒是在酒吞团著手臂环住他给系袴的时候,频频打岔,成功地偷了几口香。

颊上被啃的地方微微发烫,酒吞脸色有点掛不住,白了茨木一眼,低头试着扯了扯茨木袴上的结,不冷不热地哼声:「白天出去到晚上才回,他是把你当马还是牛用?怎么不让玉藻前上?」

茨木配合地举起手臂让酒吞检查衣物:「变阵来变阵去,还不是浪费时间,不如吾一路到底,还能快些回来见挚友。」

挚友系的衣裳,自然是松紧高低无不称意。茨木欣喜的挥挥手臂踢踢脚,活络活络筋骨。

肩膀关节不意间咯喽一声,茨木微挑起眉,伸手在右肩上揉了两下。

一旁选好战甲的酒吞转过头来,瞥见这小动作,当即把手上的铠甲掛回架上。

「痠么?究竟是出阵了几场?」快步走过来,五指拢上茨木的肩膀施力按著,酒吞的手和茨木的独掌比起来自然是小巫见大巫,但要抓紧筋肉盘结的肩头按压舒缓,还是可以的。

指腹用力的时候,指甲自然掐入肌肉,是有那么点钻心疼,但是茨木喜欢那种半是酥软半是刺痛的感受,特別若是施为的是酒吞……

「吾也不记得了……」本来就未曾数算,此时心猿意马,更不可能想得清楚了。

「那要不就不披战甲了吧,休息一天。」酒吞的语气不免有些懊恼。这家伙在他面前总是精力充沛的样子,一时竟忘了他那断臂得撑起胸挡、还得扛着肩甲,一日反覆又反覆地活动下来,应该特別容易疲倦……

茨木自己却表示反对:「吾没事。挚友不是已经选好了?」

「哼,偏偏挑今天喜欢上披掛这些?想当初刚见你的时候,不是成天穿得破破烂烂,满山野的追着本大爷跑?」酒吞斜眼睨他,也不知道是还在恼怒,抑或只是单纯的调侃。

「挚友喜欢,吾自然也喜欢。」茨木挺坦然。要他自己说,他是不在乎穿什么的,但挚友喜欢他穿得齐整,还喜欢倒饬他,那他自然不能错失这讨挚友欢心的机会。

酒吞哼声。

得,曲意逢迎还能说得如此大方,也就独这家伙了,敢情刚才厮磨撒娇不独是给他自身谋福利,还是逗自己开心了。

茨木振振有词:「再说,挚友相貌俊美、众妖倾倒,威震天下,远近闻名,吾自然不能给挚友跌份,挚友……」

「行了吧,每天啰嗦你不烦啊……」这回倒是把情话听进耳里了,酒吞凑上前,果断用嘴堵住茨木没完没了的尾音。

已经反覆验证过,茨木童子的长篇大论示爱之术,只有这唯一解,反正双眼一闭就当啥也不知道,酒吞反应得毫不犹豫。

果然效率解决茨木的喋喋不休,茨木笑得餍足而明亮,酒吞白了他一眼,撇过头清清喉咙,到底还是把这茬揭过了。

反正他也确实是喜欢收拾茨木。知道他不需要衣装增色是一回事,想教世人见识到自己的人是如何丰姿俊秀,那是另一回事,两不冲突。

「那好吧,晚上回来可別借机喊累耍赖。」




虽是放了狠话,到底是格外自壁龛里取出一方布巾,叠成适当大小,贴身垫在繻拌里头,另取纱布长条来把布巾绑在肩上,固定稳当,才把铠甲一一掛上系好。

如此补强,本来整理好的上半身衣物又得扯下重穿,茨木敞著手臂,像个人偶一样定著任酒吞前后忙活,一脸惬意。

至於阴阳师昨晚叮咛的出门时刻,那当然是暂不在考虑之列。

一头蓬松的长毛被高高束起,茨木记着酒吞的偏好,乖觉地变换发色以做搭配。

火焰一样的红色,衬得白底镶金的战甲格外英武,酒吞退后两步看看,脸上表情显然是相当满意。

战甲穿好,不过完成了一半,壁龛里取出的箱笼打开,鲛珠做的耳钉、千重织面的饰带、繁复的盘结流苏穗,琳瑯满目。

酒吞歪坐在箱笼前挑挑拣拣,茨木也不去打搅,只是贪婪地望着那背影。

箱笼里的珍宝部分是各方小妖进献,大多却还是二妖一起在街上閒晃时,酒吞搜刮来的。众妖皆知大江山鬼王好酒,却没有几个晓得,酒吞还喜欢稀奇的小玩意儿。鬼王惯见奇珍,识货的眼力非同一般,偏偏他对价值连城的古玩刀剑不置一哂,却喜欢一眼在尘世中鉴出精巧有趣的小东西,要是哪一次真发现了好货,整日都能心情愉悅。

想起酒吞淘到宝贝时毫无阴霾的餍足笑容,茨木胸口一阵热流四窜。

这里茨木神思远飏,那里酒吞已经掛了一手饰物过来,一样一样给茨木佩上。

角梢缠带、耳尖掛钉,荡著丰润穗子的盘结也在胸甲上扣好了,酒吞手里就剩一对流苏琉璃珠耳坠。那耳坠看着眼生,茨木唔了一声,表示疑问。

酒吞把耳坠子拎到面前,示意茨木凑近了同看。

「昨天午后出门晃晃,在集市上发现的,你仔细看里头。」

琉璃珠中心有一块极小的空间,当中似乎有什么活物翻滚著,华彩溢光。

「本大爷曾经听说过这种细若微尘,身泛流光的小妖。不知道是何方工匠,錾珠时把它们封进去了,你看牠们在这里头自成一方天地,倒是合了那句一沙一世界的佛偈。」酒吞见茨木看着琉璃珠出神,开口解释。

茨木却不是在关注那在琉璃珠中自得其乐的小妖,他的视线早穿过小东西,落在酒吞脸上。

琉璃珠散发的五色流光,在酒吞紫色的眼瞳中婉转闪动,美不胜收,令人心荡神驰。

只当茨木是见著新奇东西看傻了,酒吞发笑,凑到他耳边替他穿上:「想着你戴应该挺好看,送给你了。」

茨木忽然偏过头,啃上酒吞的耳后。

露出尖利的犬齿轻啮一口,随即探出舌尖舔过咬啮的地方,既而爬上耳骨的轮廓,羽毛刷过般一扫,带走皮肤上悠长的酒香。

不饮自醉。

「呃……」不设防被来这一手,酒吞的耳廓一瞬间烧红了,从颈侧到背脊一阵麻痒窜过,手里剩的另一只耳坠差点没拿稳。

反射性地摀住耳朵,酒吞恼怒地吼:「找揍呢你!」

偏偏那边毫不畏惧,大掌攫住酒吞的腰际往里带,两具身躯转眼便紧贴在一起。

茨木的声音喑哑:「吾不想出门了。」

缠稳的间隙,酒吞也是心跳如鼓,连连喘气。

要说慾念未动是假,但要是现在什么也不管地胡天胡地下去,晴明那里等会儿肯定还会不依不饶地来找,兴头上被截断,岂不是更加扫兴……

天人交战一阵,终究还是把在胸膛上作乱的茨木给撕了下来。

不知何时已经坐倒在地上,酒吞扯著身上半落的寝卷,戳戳正暴躁著拱来拱去的脑袋:「后头还压着事情,怎么尽兴……」

茨木抬起头来盯着他,似乎在思忖酒吞话里的意思。

酒吞挑起嘴角,哼声一笑:「赶紧去把事情了了回来,本大爷在这儿等着。」

茨木的金瞳闪了一瞬,顿时燃起烈焰一般的战意,嗖地站起身,二步并一步夺门而出。

走廊上还能听到他哮叫著「挚友等着吾!」的声音,酒吞低下头看着手里的小玩意儿,不由失笑。

这急的,连另一边的耳坠都没掛上就冲出门了。

也罢,改天再说吧。

反正还有那么多个明日。




评论(1)

热度(41)